17.11.07

老人与小孩

买了相机后在窗前拍的。老树没了,木瓜树和杂草的绿,还算抚慰。




在我还未搬离这百年屋,在我还未来得及买数码相机,它们就倒了!

它们被锯的那一幕,我没看到,回家时,它们已倒下了,一、二、三、四。

感受它们被锯时的痛,仿佛听见了哭泣声。讲师说,要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写文章时才会有感染力。我当时怎么想象,都无法感受它们被锯时的痛,也听不见哭泣声。

我那时在想,树没有了,房间会很晒。我再也无法在这越来越拥挤的岛上,拥有一片属于我的“森林” --- 那四棵立在我窗前,高高的、茂盛的树。

我甚至想,未能为它们拍下一张照,贴上部落格。

我还想起那送我一片“森林”的他。。。。。。

我想,我早已长大,正在去,所以失去了想象力。

但为何我的心情郁闷。

我知道,我心里的小孩还在。。。。。。


12 comments:

小肥羊 said...

嘿,你是说你家旁边的那棵大树吗?砍了真可惜~~

SMILE said...

是我窗前的四棵大树,那儿空置一段时日了(屋租法令),现有人要发展

vacation said...

是那棵老榕树吧?怪不得最近感觉你家门口光秃秃的,原来榕树不见了。

SMILE said...

不是家门前的,是后巷的四棵树。

vacation said...

原来如此,何时才要搬新家?

SMILE said...

开学吧!若我还在槟。
刚去看了我家门前的那棵树,有点秃呢!难怪你会这么说。
很多时候,近在身边的事物反而更容易忽略。

女王爱流连 said...

我不知道你的家是怎样的,毕竟我为曾去过你家。。。

SMILE said...

你们未曾进去那条后巷啦

女王爱流连 said...

别说你的后巷,连你家我也未曾去过你家。。。

CY said...

這篇在第一天知道妳的逍遙莊時就看了,只是拖到今天才留言;很好奇,那個送我二姐“森林”的他是誰?嘻嘻!

二姐 said...

人家可能拥有“一棵树”了,嘻嘻

CY said...

可是呵,從頭到尾妳都沒有告訴我,這個人家到底是誰?嘻嘻,不到黃河心不死,等哪天我們在網上相遇時,我一定要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