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9

不是小甜甜

我又把快及肩的长发剪了。

小学时,妈妈总为我扎了两条辫子才上学去。左摇右晃的,乐得当个小甜甜。

升上校风严格的女中,我的头发不是齐耳就是剪成男仔头。我还曾拿着短发剪得好看的明星照,要求理发师依样剪。结果,明星当不成,呆头呆脑就有。

那时候,一副男仔头的“帅气”同学或学长,成了校内的“倾慕”对象。女女恋也就此传开。

中五,我在好友嫔的纪念册写下:“留不长头发,剪不去的牵挂。”那是孟庭苇的歌,忘了谁填的词。

挥别青葱的短发岁月,似是迎接成熟的长发年代。很多同学都留长发了。“那个某某蓄了长发,听说某某烫了卷发,变得很有女人味。。。”大家都这么报告近况。大家都在展现女人的魅力。

后来,小学同班的他重遇短发的我时,说:“我还记得你扎马尾的模样。”是告白吗?不够直接。

我,不再是小甜甜。你甜甜的回忆,有人填空了吧!

10 comments:

女王爱流连 said...

我不喜欢短发,因短发带来不雅的称号!!!

逍遥庄主 said...

什么不雅的称号?男人婆?自己觉得适合就好,很难迎合其他人

女王爱流连 said...

不只男人婆?冬菇头!!!!

SL said...

是林秋離寫的詞,《預感》,
已經被我唱得滾熟爛瓜的一首歌。
留不长头发,剪不去的牵挂,
沒有夢卻害怕又夢不見他。
咬斷小指甲,淚水潸然流下,
莫非我將失去他。

我也傾慕過成績很好,
又很帥氣的學長。
還好,女女戀只是錯覺。

這一篇,有點幽默,
卻也帶點遺憾的口吻。

逍遥庄主 said...

很高兴有知音,而且你比我更熟悉。你也喜欢亚亚吗?

女女恋在女校不稀奇,是真是假当事人自知。

是指后两段吗?有些啦!

卉滑 said...

引颈长盼,庄主之新作终于出炉了。
短发令人感觉清爽,怎么会带来不雅称号呢,爱造谣的人,无论是长发短发,都能够给于不同的不雅称号,自己舒服就好,何必在乎他人的看法呢,又不是干伤天害理之事。

逍遥庄主 said...

舒服就好。

江郎 said...

哇,剛剛進來就看到二姐一連寫了好幾篇,實在雀躍!

嗯,這篇有追憶青春的感覺!原來二姐曾像阿姨的女主角們那樣,扎過两条辫子!

“我还曾拿着短发剪得好看的明星照,要求理发师依样剪。”哈哈,這樣的傻動作,我也曾做過;更好笑的是,我的明星照是男偶像,那時候很迷小虎隊,老是想模仿那時候是學生們好榜樣的他們,迷到不止髮型,還和妹妹以及鄰居組成“小熊隊”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笑!

逍遥庄主 said...

听你这么说,失笑。江郎很大胆,虽然剪的是男仔头,我却不敢以男偶像为版。我还一直叮咛理发师别把我的头发剪得太短。

江郎 said...

哈哈,以前的江郎,不說人不知,根本活脫如一個小男孩;那時候,人人都以爲爸爸有一個兒子。以前有一個想法,覺得當男生比較好,能做很多女生做不到的事情,可是現在不會那麽想了,因爲長大了也領悟了;也有堅強能幹的女性,和懦弱無能的男子。